完美世界 > 完美世界 > 第四百六十九章 战尊者

第四百六十九章 战尊者

 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

  “小石,你是【完美世界】在与对本座说话吗?”皇宫城墙外,中年道姑一身月白道衣飘飘,容貌不凡,却很冷淡,手持一柄拂尘,气质出众。

  城墙厚重,气势宏大,上面所有战将都变色,双石大战后提小石是【完美世界】一种美称与赞誉,可这个中年道姑盛气凌人,又是【完美世界】在石昊成为人皇后这样称呼,绝对是【完美世界】一种轻视。

  这个小石之称,倒是【完美世界】像在叫小李、小五一般,而此前更曾称呼为孩子,道姑带着一股傲慢,居高在上,睥睨而来。

  “道姑,你在挑衅我吗?”皇宫内传来石昊的【完美世界】声音,宏大中带着一股威严,清冽中带着一股冷意。

  “小石,何不出来一见?”中年道姑说道。

  “道姑,休得无礼,莫要在此乱语,对人皇不敬!”一位战将呵斥。

  成为新皇,那样称呼绝对带着一种轻蔑,诸多战将不能忍受,这是【完美世界】一国人皇,不能容忍外人这样不敬。

  “哦,世人不都是【完美世界】这样称呼吗,如此惊艳少年,当得起这般赞誉,我也有感。”中年道姑说道,脸色平淡,立在城墙前。

  “你……大胆!”一位战将大喝,命令城墙上所有人都手持乌黑的【完美世界】巨弓,弦上搭上了特别的【完美世界】箭羽,箭头赤红,流动光辉,耀出一种特别的【完美世界】符文。

  这是【完美世界】为对付大修士而专门祭炼的【完美世界】破灵箭,可射穿凶兽,击杀王侯,这种箭羽不是【完美世界】很多,可一旦射出,天地都要失色。

  “贵客驾临,尔等如此怠慢,张弓相向,这是【完美世界】在逼我防御吗?”道姑冷冷的【完美世界】说道。

  她站在那里,一缕又一缕白雾出现,将她环绕。有了一股至强的【完美世界】的【完美世界】波动,尊者气息尽显无疑,瞬间而已,天地剧震。

  城墙上一群人都一惊,感受到了一股磅礴的【完美世界】压力,这是【完美世界】尊者的【完美世界】力量波动。等阶相差巨大,难以跨过。军兵发自心底无力。

  中年道姑散发出一道银色涟漪,扩散开来后极速放大,犹如一道巨浪,简直要将城墙上所有人都覆盖,震耳欲聋。

  “放肆!”一声断喝传出,若一柄天剑横断长空,截住这道银色的【完美世界】涟漪,将其击散在虚空中。

  皇宫内,一条汉白玉铺成的【完美世界】大道上。石昊一步一步而来,身着金色战衣,背负镇国神戟,手持一柄神灵法剑,目光如两道火炬,气势慑人。

  在吱呀声中。一对朱红色巨门被打开,石昊走出,盯着中年道姑。

  “小石,我代表补天教而来,你虽为一国之皇,但也该请我进皇宫,这样轻慢。岂是【完美世界】待客之道?”中年道姑说道。

  “我让你进,你敢吗?”石昊看着他,带着一种蔑视的【完美世界】姿态。

  中年道姑为一尊者,修行大半生,纵横天下,什么样的【完美世界】强者没见过,而今一个少年以这等姿态相见,让她眸光当时就冰冷了几分。

  小石之名早已传到域外,她自然听到过,尤其是【完美世界】他称皇之后,更是【完美世界】震动天下,神威赫赫,但她到此后依旧带着一种倨傲,因为对方太小了,而她成为尊者上百年了。

  “小小年纪便成为一国之皇,殊为不易。言语虽自信,但是【完美世界】莫要忘记,天大地大,能人辈出,你应怀几许敬畏之心,尤其是【完美世界】面对前辈时更应敬重。”中年道姑说道。

  “我用你教吗?”石昊话语简短。

  中年道姑变色,从一开始,这个少年话就不多,这是【完美世界】从心里上的【完美世界】一种高傲,竟带着俯视的【完美世界】姿态,这样与她对话。

  “少年人,你太张狂了,我为尊者,便是【完美世界】一国人皇也不能这般轻慢,更何况你这皇位危如累卵,何以敢这般自大?!”中年道姑斥道。

  “不从自身反省,还来责我无礼。想死成全你,不想死,滚!”石昊冷漠地说道。

  不要说城墙上一群战将发呆,就是【完美世界】中年道姑也脸色气的【完美世界】发白,这也太直接了,毫不留情面,直斥其心。

  说到底,这少年人皇都一直很平静,不将她当作一回事,这种姿态让她愤怒。

  “哧!”

  石昊竟主动出手了,手中战剑划出一抹流光,莹莹湛湛,似星河坠下,但却伴着一股绝世狂暴,斩向中年道姑。

  “一个列阵境的【完美世界】小辈而已,也敢与我放肆!”中年道姑叫道。

  她伸手一点,一道银光出现,一瞬间迎上了那道剑气,两者相遇如大星炸开,天地暴动,一股绝世狂澜汹涌。

  还好,四方腾起无尽龙气,禁锢天地,将这里封住了,不然皇都可能被震裂,因为尊者随意一击,便有移山倒海之力。

  中年道姑显然一惊,一个十五岁的【完美世界】少年竟挡住了她一击,这是【完美世界】何等的【完美世界】威势?她心头震动,这不符合道理。

  要知道,她可是【完美世界】尊者,高高在上,凡尘中的【完美世界】力量怎能与她抗衡?

  此时,石昊已经迈步走来,离开皇宫,整个人都笼罩着浓郁的【完美世界】龙气,一条又一条粗大的【完美世界】天龙围绕着他的【完美世界】盘旋,十分惊人。

  “斩!”

  中年道姑并指如刀,指端激射出一道银芒,化成刀形,极速放大,长达数百丈,以横扫千军之势破来。

  石昊手中金色战剑一扫,光华夺目,若一轮太阳绽放,与数百丈长的【完美世界】银色刀芒碰撞在一起,又是【完美世界】一阵剧烈摇动,天地共鸣。

  银色刀气被破开,散在了虚空中。

  “皇道龙气!”中年道姑轻语,眸光闪动,深感吃惊,这才多少天,小石竟这般离谱,与一国气运凝结在一起,掌握了这种神秘的【完美世界】力量。

  不然,无论他多么惊艳,也不可能与一位尊者对决,从来没有听说十五岁的【完美世界】少年便能力敌一位尊者。

  “便是【完美世界】你用皇道龙气又如何,不过初掌,终究是【完美世界】外力,看我如何镇压你!”中年道姑十分强势。

  她手中发光,挥动那柄拂尘,一束银光炸开,三千银丝极速冲来,若一条又一条绳索,从四面八方俯冲而下,要将那少年捆缚。

  嗡的【完美世界】一声,石昊震剑,金色法剑轻颤,发出轰鸣声,而后以他为中心绽放出一缕缕瑞霞,剑气如虹,奔涌向前。

  铿锵声震耳,所有丝绦都被剑气斩中,两者间剧烈大碰撞,爆发出惊天动地的【完美世界】光芒。漫天都是【完美世界】光,整片皇城都在摇动。

  唯一庆幸的【完美世界】是【完美世界】,此地有法阵,全面开启,并且皇道龙气汹涌,禁锢四方,挡住了这种余波,不然后果不堪设想。

  “老妖婆不过如此,何以敢来此狂妄?”石昊说道。

  中年道姑也算美貌,纵横天下,年轻时曾惊艳一域,加之为补天教弟子,无论走到哪里都受到礼敬,这一生都是【完美世界】这般走过来的【完美世界】,超然世上。

  可而今却被一个少年冷言相对,不放在心上,让她自有一股怒意,便是【完美世界】修行了上百年,也是【完美世界】心头气难平。

  “小辈,我来管教你,教你如何敬重长辈!”她喝道。

  一瞬间而已,两道惊天长虹冲起,没入云层中,他们进入天穹大战。

  狂风大作,阴风怒号,电闪雷鸣,苍穹上各种异象纷呈,两大强者出手,引发各种可怕的【完美世界】景象。

  皇都众人骇然,看的【完美世界】心驰目眩,神魂欲裂,这便是【完美世界】尊者吗?那种力量太可怕了,动辄就能毁掉一方山岳,填平浩瀚湖海。

  更让人吃惊的【完美世界】是【完美世界】,新皇恰就昝朗澜纭靠大无匹,年不过十几岁,竟然力敌补天教一大强者,简直不可思议。

  在修行界,这样的【完美世界】天资绝对能吓死人,十五岁就跟尊者捉对厮杀,让一群人都目瞪口呆,尤其是【完美世界】三教修士,莫不惊悚。

  “哧”

  一道剑光闪过,三千银丝飘扬,那拂尘被斩,显然中年道姑失利,处在下风,这让很多人震撼。

  “怎么回事,小石这般强大,他应该还没有进入尊者境啊。”

  “是【完美世界】皇道龙气,你们看,在他的【完美世界】身边,若隐若现有成片的【完美世界】天龙缠绕,从皇宫源源不断汲取秘力,为他所用。”

  三教修士脸色难看,全都在仰望天空。

  “月婵在哪里?”中年道姑终于忍不住了,她没有想到与石昊一战竟这样被动,处在下风。

  而她来皇宫最主要的【完美世界】目的【完美世界】便是【完美世界】询问月婵仙子的【完美世界】下落,原本想先行震慑一番,结果反倒成为了僵局,根本无法撼动小石。

  “放低你的【完美世界】姿态,求本皇!”石昊哂笑。

  “你……嚣张!”中年道姑眸光冰冷,大声喝道。

  “哧”

  突然,这天地暴动,石昊手中的【完美世界】法剑发光,开始散发神灵波动,这种气息压迫的【完美世界】全城人都颤栗,欲跪伏下去。

  中年道姑轻喝,手中出现一块黑色的【完美世界】龟甲,散发乌光,炽盛无比,竟也有那种宏大的【完美世界】气息,神圣与威严无比。

  “当!”

  一声巨响,那黑色龟甲出现裂纹,被金色法剑劈中后,剧烈颤抖,而后疯狂汲取天地精气,不断倒飞。

  “我的【完美世界】玄盾!”中年道姑大叫,眼中写满了痛惜,这是【完美世界】她从补天教得到的【完美世界】最珍贵的【完美世界】法器,号称坚固不朽,为神道老龟所留,居然被斩出裂痕。

  “哧”

  石昊眼神慑人,一挥金色法剑,剑光千幻,气芒如虹,横扫四方。

  “噗”

  中年道姑一条手臂落下,血光耀眼,冲起很高,她一声大叫,眼中写满震惊,居然伤到一个少年手中。RO

  最快更新,无弹窗阅读请。

看过《完美世界》的【完美世界】书友还喜欢

友情链接:九重武神  开天录  全职武神  据说娱乐网  天天美食  房贷计算器  大魏宫廷  男性健康  飞剑问道  我的绝色美女房客  超级兵王  中华康网  美食供应商  最强特种兵王  全球灵潮  全球高武  扶蜀  最强逆袭  最强狂兵  太初  健康报网  修真聊天群  无敌超神奶爸  最强特种兵王  重活一次